康强网 > 体育 > 为电诈团伙开数十个对公账户:多家银行经理涉

为电诈团伙开数十个对公账户:多家银行经理涉

[导读]:对公账户,原本是用于企业之间资金往来结算的专用账户。然而,近期以来,全国多地公安机关披露,对公账户成为了电信诈骗和洗钱团伙的高级犯罪工具。并且,注册、买卖对公账户...

  对公账户,原本是用于企业之间资金往来结算的专用账户。然而,近期以来,全国多地公安机关披露,对公账户成为了电信诈骗和洗钱团伙的高级“犯罪工具”。并且,注册、买卖对公账户,成为了电诈黑市的一条专门产业链。

  5月9日,澎湃新闻()从湖南省长沙市公安局召开的新闻通报会获悉,近日,长沙公安在打击治理电诈犯罪中,排查出近百个用于电诈及洗钱的银行对公账户。这些账户由多家银行客户经理,在明知犯罪团伙用于违法目的情况下违规办理。对此,公安机关对光大、工商、邮政三家银行的三名工作人员以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简称“帮信罪”)刑拘。

  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某种程度上说,银行经理和诈骗团伙之间,也是相互利用。犯罪团伙需要洗钱通道,银行需要流水,银行经理需要业绩。”

  近段时间,不断有各地公安机关通报,专门团伙成立公司、办理工商营业执照,开设对公账户,然后再贩卖包括营业执照、公司印章、银行卡等完整材料的对公账户。

  澎湃新闻注意到,今年3月底至今,至少有河北邯郸、邢台,广东深圳,浙江杭州萧山,吉林四平警方通报了多起涉电诈对公账户黑灰产犯罪。

  “对公账户有公司的名头,当受害人将钱打到对公账户时,他的警惕性会更低;对公账户的限额高,当大量资金在对公账户上流动时,被风控的可能性减小。”针对为何电诈、洗钱团伙“青睐”对公账户,长沙市开福公安分局刑侦大队民警刘硕解释。

  在开福分局办理的“王某伦”犯罪团伙案中,民警进一步审讯发现,犯罪团伙在办理银行的对公账户时,“很有套路”。

  “侦查发现,犯罪嫌疑人王某伦及申某,在带领法人注册对公账户时,与光大银行湘府路支行的客户经理方某联系紧密,方某还疑似收取好处费。”办案民警介绍。

  澎湃新闻获取的犯罪嫌疑人与光大银行客服经理方某的微信记录显示,双方的聊天很“直白”。比如,2019年12月,犯罪嫌疑人说,“方老板,这个是给行里的辛苦费。”“我让那个小老弟拿现金算了,信息我清了。”2020年2月,银行客服经理方某说,“今年还是老套路吧”,“有人,有地方拍照?”

  办案民警介绍,根据央行相关规定,客服经理在办理对公账户前,需要去实地查看营业执照注册地址,要审核账户开立人的真实身份,以及和公司法定代表人合影留存。

  然而,实际情况却是,“一些营业执照的地址,明显是虚假的。打个比方,我们开福区确实有条东风路,但东风路上并没有该营业执照上这栋楼,或者,这栋楼只有4层,但其注册地址是这栋楼的8楼。”刘硕介绍。

  在虚假公司注册地址之外,银行经理和“法人”的“合影”,也甚为“敷衍”。“在同一个门头,同一块牌子下面,银行经理和公司法定代表人有多张合影。每张合影只是换张A4纸那么简单,把牌子上的公司名称改一下,就是一家新公司。”刘硕告诉澎湃新闻。

  更有甚者,公司牌子也不必放了,直接约时间由一位二十来岁的年轻人手持工商执照,在房间的某个角落,与银行客户经理合影。

  犯罪团伙与方某的一次微信聊天里还提到,“方经理,天气原因法人(法定代表人)在乡下出门耽误些时间,我这边会晚半个小时到。”方某回,“不用着急,改为中午1点钟,上午临时有个会(两个捂脸头像)”。

  虚假对公账户办理中,银行工作人员与持工商执照的公司法定代表人合影涉案经理:“在我心里都是正常的”

  长沙市公安局反电诈中心主任黎迈怡通报称,开福公安查办的光大银行客服经理方某案中,方某非法审核办理的对公账户20余套,涉及全国范围内电信诈骗案件10余起,涉案金额达160余万元。

  其中,工商银行银迅支行营业室经理李某某,2019年3月在工作中认识了从事代办对公账户业务的犯罪嫌疑人张某文等人。在明知张某文等人代办的对公账户将会从事电信诈骗、洗钱等违法活动的情况下,使张某文顺利办理60余个对公账户。

  邮政储蓄银行天心支行员工张某旭,主要负责收款码办理,2019年12月以来,认识了犯罪嫌疑人章某,并为其洗钱团伙提供收款账号渠道和帮助,总涉及20套对公账户,资金结算百余万元。

  5月9日,澎湃新闻在长沙市拘留所采访了因涉嫌“帮信罪”被刑拘的光大银行客服经理方某。方某表示,作为湘府路支行主管对公账户的客户经理,他在办理对公账户时,需要审核开户公司的经营情况、办公地址、公章、营业执照是否真实有效。他审核后,递给柜台,柜台审核后递到分行,“全流程两个多小时”。

  对于明知对方的公司注册地址是虚假的,为何仍然配合办理对公账户,方某的解释是,“这不是作假,这是开辟绿色通道。因为他们(犯罪团伙)急于要用这些对公账户,可能办公地点仍在装修。”

  方某还称,基于办理对公账户时,“营业地址没有统一”这样的瑕疵,自己收取500元/户的好处费。侦查机关初步认定,方某个人的非法获利为1.38万元。

  方某承认,在公安机关介入之前,他为犯罪团伙办理的对公账户中,其中有十多个账户由于交易异常,被公司后台风控发现。在支行内部大会上,“领导提醒大家,要注意开户风险。”

  但方某认为,“我觉得只要冻掉了基本就不会有什么情况了,账户他就用不了了嘛。还是有一个缓释风险的措施嘛。不是说只要一开了我们就管不住了嘛。”

  然而,在办案民警看来,“风控了就解决问题?对公账户已经被用来洗钱了,受害人的实际损失很可能已经无法挽回。”

  对于为何2019年经办的十多个账户被发现风险,2020年仍不收手,方某说,“他说他们的账户不可能造成这种情况,他们都是正常用的啊。在我心里,他们都是正常的。”

  方某介绍,作为光大银行湘府路支行的对公客户主管,他有一定的业绩目标。“一个支行全年要完成200户对公账户。”

  据长沙公安通报,在长沙县公安局侦办的上述工商银行职员案件中,侦查机关初步认定,工行李某某除收受买卖对公账户的张某文等人好处费2万余元外,还从银行获得了1.4万余元对公账户业绩费。

  办案民警告诉澎湃新闻,“某种程度上说,银行经理和诈骗团伙之间,也是相互利用。犯罪团伙需要洗钱通道,银行需要流水,银行经理需要业绩。”

  澎湃新闻梳理发现,在长沙公安机关通报的此批典型案例中,涉嫌为网络犯罪活动提供帮助信息的,除光大、工商、邮储等金融机构外,还有中国联通等通讯机构的从业人员。

  比如,浏阳公安在侦办一起买卖银行账户案中发现,中国联通浏阳分公司工作人员卢某,利用为客户开卡的机会,多次在未经客户同意情况下,非法获取其信息开办手机副卡,以65元/张的价格转卖给犯罪嫌疑人钟某强、张某手机卡400余张,非法所得2.6万余元。

  5月9日,在新闻通报会上,长沙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周习文通报,今年3月份以来,长沙全市公安机关共刑事拘留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438名,缴获营业执照、对公账户315套、手机卡1186张。

  除上述典型案例外,长沙公安4月下旬以来还查处了多起银行网点、通讯运营商工作人员为冲业绩或谋取个人利益、违规办理手机卡、银行卡或对公账户的案件。

  如长沙芙蓉公安分局在侦办公安部下发银行对公账号线索核查过程中,发现某银行蔡锷路支行客户经理龙某违规审批办理多套对公账号;

  长沙天心公安分局在查处一起非法买卖对公账户案件中,发现某银行华升支行工作人员陈某在明知中介前期代办账户被大量风控冻结的情况下继续违规开设;

  长沙岳麓公安分局发现某银行新华支行业务员杨某某违规办理对公账户17户,其中2户因涉嫌诈骗被冻结,但该支行行长白某某在发现这一情况后,不但不阻止,反而采取默许纵容的态度,目前白某某已被传唤并接受调查;

  长沙高新公安分局在核查国务院联席办推送涉案银行对公账户线索时,查明某银行金满地支行行长姜某为完成指标任务,安排工作人员甘某与中介公司合作,违规为他人办理对公账户20余套,目前上级主管部门已免除姜某支行行长、党支部书记职务。

  周习文还表示,“违规办理和非法买卖手机卡、银行卡、企业对公账户等行为社会危害巨大,特别是对公账户走账金额大,查询冻结止付相对困难,是电诈犯罪分子流转涉案资金的主要途径,是支撑电诈犯罪黑灰产业链的重要环节。对此类违法犯罪活动,公安机关将坚决依法予以打击,坚决维护人民群众利益!”

  澎湃新闻注意到,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为国家为加大对网络犯罪打击力度,于《刑法修正案(九)》新增法条。对触犯该法者,“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5月9日,面对媒体镜头,羁押在长沙市拘留所的方某说,他很后悔。他今年30岁,已婚,有小孩,中南大学经济管理专业本科学历,七年前通过校园招聘进入光大银行,此前月薪一万余元。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康强网-口腔培训-口腔知识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ty/2020/0510/6356.html

说点什么吧
  • 全部评论(0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